第15章 我总算找到你了(1 / 1)

吃过饭后,沈云帆叫下人把许忆梵送来的大红袍泡了些送去书房,然后把沈齐光和沈诺文也叫去了过去。

许忆梵不想与李芳茹独处一室,便找了个理由出去逛一圈。

沈云帆坐在书房里,鹰目剑眉,不苟言笑。

沈诺文和沈齐光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沈云帆不开口,他们也不敢抢戏。

沈云帆端起茶杯,微眯着眼在鼻端一嗅,嘴角露出微笑,甚是满意。他转过杯口,微抿一口。

“不错,你和小梵有心了。”

沈诺文颔首而笑,说:“爸您喜欢就好。”

沈云帆神色如常,取了两盏茶杯,往两人面前各推了一杯,说:“坐吧。”

两人应了便在他对面坐下。

“尝一口。”沈云帆一只手提起茶壶,一只手扶住壶盖,向沈诺文的茶杯里慢慢倾倒茶水。

随着他倒茶的动作,沈诺文单手握拳着,五指相扣,在桌上叩击了三下,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如何?”沈云帆笑,眼角扯出一些褶子。

“香气馥郁,入口甘爽顺滑,上品。”

沈云帆点点表示赞同,转手也给沈齐星添上一杯。

沈齐星赶紧起身,唯唯诺诺地接过茶杯,狼吞虎咽地喝了一大口。

沈云帆脸色一沉。

沈诺文连忙暗暗踢了踢沈齐星脚踝,他才憨憨一笑,说:“不好意思啊爸,刚才光顾着吃肉了,现在有点渴。哈哈。”

“赶紧坐下,成何体统!”沈云帆面露愠色,声音不禁严肃了几分。

沈齐星慌忙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像受了训的小孩子。

沈云帆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放在沈诺文身上,眼底深沉,看不出背后的思绪。

只听他说:“这人生就跟茶一样,你越是深深地喝下去,你便越快要看到那杯底的栅子的了。”

这句话是说给沈诺文听的,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爸说的是。”沈诺文附以处事不惊的一笑,优雅从容,仿若画卷中走出来的翩翩公子。

“落雁港的项目做得不错,等开业后,更要抓紧,不可懈怠。还有沈齐星在外面你也要多看着点。”

“您放心。”

“跟南嘉传媒接洽的如何了?”

“会在广告代言和电影电视剧方面进行一些合作,已经洽谈了一部电影,就等选角了。”

沈云帆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嗯,娱乐产业这个香饽饽我们沈氏是时候插一脚了。”

“我设想如果公司能成立专门的部门来做这方面的工作,做得好了,往后倒是可以再发展一家子公司”沈诺文趁机说出自己的蓝图。

“这倒是和我先前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过这个部门要交给谁?”沈云帆是直直盯着沈诺文的眼睛抛出这个问题的,目光如炬,直击人心。

沈诺文是个老狐狸,心思盘算得深。沈诺文表面上看像沈家的一条狗,可谁料得准哪天狗疯了会不会反咬一口。

沈诺文不动神色,面上依旧温润如玉,“我看大哥就是不二人选!大哥是个大导演,对这方面应该是颇有见解的。”

沈云帆听后,眼神一松,笑得眼开眉展,“齐光,这些年,你拍电影也拍够了吧。就回家里,帮衬帮衬。”

沈齐光一心扑在电影上,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沈氏大展宏图。

他立刻着急得脸跟猴屁股似的,正要反驳,被沈诺文一脚踩在皮鞋上,顿时吃痛得倒吸一口气。

他恶狠狠地瞪了沈诺文一眼。

趁沈齐光还没跳起来反抗,沈云帆遂当即把这件事情定了下来,让沈诺文安排沈齐光下周一去公司报道。

-------------------------------------

许忆梵双手叉在裤兜里,悠然自得地在院子里穿梭着。

院落里条条小石子路如树枝般向远处叉开,零零碎碎的地灯点缀在道路两旁,仿若从天而降的天灯,氤氲着微黄的光晕。万物众灵,隐匿之中,亦真亦幻,让人看得不太真切。

沈云帆是有些品味,足不出户即可享受苏州园林的闲情逸致。

许忆梵走累了,找了个小湖边的亭子坐下,亭子里围了一圈可落座的板子,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围护。

她就着近湖的一个板子坐下,东张西望,双手摁在上面,两条大白腿随意地在空中明晃晃地摇曳。

亭子旁边的石榴树开了花,许忆梵来了兴致,也想摘一朵。她爬上板子,攀着亭柱,倾身往枝丫上够。

没想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大喝:“我总算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