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丙吉(1 / 2)

大炎驸马 妖妖喵 5153 字 1个月前

“这猴王厉声高叫道‘小的们,老孙来了!’

一群猴都来叩头,迎接进洞天深处,请猴王高登宝位,一壁厢办酒接风,都道:‘恭喜大王,上界去十数年,想必得意荣归也?’

猴王道:我才半月有余,那里有十数年?

众猴道:大王,你在天上不觉时辰。天上一日,就是下界一年哩。请问大王,官居何职?”

翌日,故事继续。

牢室里,无论男女老幼,皆凑到近前,听的津津有味,异常投入。

相邻几间牢室,也皆竖起耳朵,屏气凝神,恨不得把脑袋从铁栏地伸出来听。

每日两节,讲完结束。

每次结束,都是最精彩的地方,引得众人抓耳挠腮,急不可耐,恨不得把他一口气听个完整。

不过大家都知道,这种郁闷的日子,就只能靠这个故事解闷了,一下子听完,以后怎么办?细水长流才是最好。

转眼间,已过了半月有余。

牢室里的生活,从最初的陌生与惶恐,渐渐变的熟悉与平静。

这一日,卫言正在绘声绘色讲着美猴王三打白骨精的故事,众人听的身临其境,如痴如醉,又急又怒,恨不得立刻冲进故事里去把那呆唐僧打一顿。

谁也没有发现,一名身穿黑袍腰带印绶的中年官员,不知何时,早已站在牢室外,也在侧耳细听着。

几名狱卒恭敬地站在那官员的后面,起初有些不耐烦,想要上前呵斥,待被那官员阻止,不得不听了一会儿后,顿时被吸引住,与相邻牢室里的其他犯人一样,皆伸着脖子,一动不动。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当卫言讲完这段故事时,那几名狱卒皆是一愣,一脸意犹未尽的神色,差点出口要强迫他继续讲了,幸好及时惊醒过来。

身前这位,可是陛下钦点的廷尉监,专门来这郡邸狱审查治理巫蛊案的。

人家随便指一个,就能灭其族。

这时,挤在铁栏边的犯人,方发现有官员进来,看其腰上印绶,最低也是千石官员。

众人脸色一变,心头立刻惊恐不安起来。

这是要处斩了吗?

廷尉监手持名单,走到卫言这座牢室门口,目光看向了这名刚刚眉飞色舞讲故事的少年,微微一笑,道:“故事很精彩,不过,太过荒诞,解闷可以,万不可当真。你叫什么名字?”

卫言连忙起身,道:“卫言。”

“卫言?”

廷尉监看向手里的名单,目光闪烁道:“姓卫,卫家的人吧?”

不过,当他看到名单上的身份注解后,方眉头一皱,疑惑道:“既是刚来京城不久,与卫家又无直接关系,非卫家子弟,为何还被关在这里呢?”

卫言连忙叫冤道:“大人,所以我是冤枉的啊。我根本就不认识卫家的任何人,就是一个来京都蹭饭的路人甲啊。”

廷尉监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了身边的狱吏,严肃道:“这牢狱中,非卫家子弟,也非皇室子弟,不是都已经处斩了吗?怎么还漏了一个?带出去!”

卫言顿时一滞,僵了僵,慌忙又疾呼道:“大人,我其实一点都不冤,我的确是卫家的子弟啊!你看,我也姓卫。”

那名狱吏连忙解释道:“回禀大人,不是我等故意漏下他,实在是皇……前皇孙拼命阻拦,说这小子不仅是卫家的人,也是皇家的人,所以……所以我等才没敢带他出去。”

“前皇孙?”

廷尉监愣了一下,看向了手中的名单,一眼便看到了那排在前列的名字。

“谁是刘病已?”

他看向了牢室问道。

刘病已神色平静,目光明亮地道:“我。”

廷尉监盯着他仔细看了一会儿,方指了指卫言,道:“你说他是卫家的人,也是皇家的人,是怎么回事?”

刘病已不卑不亢地道:“他姓卫,受我祖母喜爱,自然是卫家的人。他是我父亲亲点的女婿,早已与我妹妹定亲,自然也是皇家的人。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