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妹妹(1 / 2)

大炎驸马 妖妖喵 4905 字 1个月前

征和元年。

武帝年老昏聩,巫术盛行。

当时人认为巫师祠祭或以桐木偶人埋于地下,诅咒所怨者,被诅咒者即有灾难。

汉武帝晚年沉迷女色,后宫有多位佳人先后失宠。

为重新获得帝王的恩宠,后宫诸位多邀请女巫入宫,试图以巫术达到目标,同时对其所嫉妒者便施以巫蛊之术。

一时间后宫迷乱,时有发生因后宫的巫蛊之事而牵连朝中大臣的事件。

征和二年。

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人告发为巫蛊咒武帝,与阳石公主通奸。

公孙贺父子下狱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被诛杀。

武帝宠臣江充奉命查巫蛊案,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大臣百姓惊恐之下胡乱指认他人犯罪,数万人因此而死。

江充与太子刘据素有间隙,见武帝年事已高,怕以后太子登基后会降罪于他,于是趁机陷害太子,并与案道侯韩说、宦官苏文等四人诬陷太子。

太子恐惧,为求自保,只得起兵诛杀江充。

后遭武帝镇压兵败。

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相继自杀。

亲近太子与卫家者,甚至守门小吏,皆遭到残酷血洗,冤死者血流成河,整个京都都笼罩在这恐怖的氛围之下。

此事件牵连者达数十万人之多,史称巫蛊之祸。

卫言每每读到这段历史,便心头发堵。

为卫家感到可惜,为武帝晚年的昏聩感到遗憾,也为江充苏文那些奸恶小人而感到愤怒。

倘若卫青霍去病还在,恐怕事不至此吧。

“言哥,又在叹气呢。”

耳旁的声音,把卫言拉回了现实,转头看去,这以后将会主宰帝国命运的青涩少年,苦涩地道:“抱歉,言哥刚来不久,就被我们牵连了。”

卫言清醒过来。

现实并不全是历史。

江充未死,许多人都没有死。

也许武帝看了壶关三老令孤茂的上书,突然醒悟太子被冤,立刻颁布赦免。

也许太子和其他家族,都有挽回的余地。

“希望如此吧。”

卫言可不想刚穿越过来,就要被斩首。

他看着隔壁的少年,故作淡定地道:“自己选择的饭,就算是牢饭,死刑饭,也要吃下去,怪不得别人。我与姑父姑母本就是从乡下来要饭的,什么饭不是饭呢?能吃就行,死也无憾。”

刘病已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这位远方表哥刚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畏畏缩缩,胆怯拘谨,看到马车或者人多都害怕,现在面临着被斩首的命运,却是如此从容淡定,着实让他惊讶。

可能是面临生死,突然就看透了吧。

刘病已不再说话,目光看向了牢室外面,那从上面洒落下来的唯一光线,怔怔发呆。

本是尊贵的皇孙,父亲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然而一夜之间,却落得如此境地。

任是谁,一时之间,都难以接受。

卫言看了他一眼,本想安慰几句,说不必担心,你定能平安无事,但又不太敢肯定。

毕竟这是大炎帝国,并不是历史上的大汉帝国。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改变。

牢室里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