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九章 破绽(1 / 1)

温柯感觉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紧张的环顾左右,生怕哪只利箭会射到身上。

但出乎预料的,缘行的一句话说得毫无烟火气。

明明人数占优的一方却好似成了弱者,包括先前说话的那位殷公公,没有率先进攻不说,反而如临大敌一般,咣啷声起,武器几乎同时出鞘,更有人抬高了手中的劲弩。

这般僵持了许久,缘行轻叹一声:“既然诸位施主无心动手,那贫僧便告辞了。”说罢,便去牵一旁温柯的手臂,似要离开。

“慢。”那位殷公公突然如同换了张脸,面上带上了一丝笑:“白大人何必非要搞得大家面上都不好看?”说着,他重新打量了和尚的全身,摇头叹道:“若您依旧执意出家,我定禀明陛下,给您建个大大的道场,岂不比漂泊在外吃不饱穿不暖要强?这苦日子哪是您该受的?您大病初愈,享享清福不好么?”

“多谢公公好意,只是贫僧乃出家人,不追求衣食。京城风雨太大,贫僧身子弱受不起,反倒在外面自在一些,只能浪费您的一番好意了。”缘行拱手,笑了笑,只是他眼眸透着幽深,浑然不见半点笑意。

一旁的温柯敏锐的感觉到了从和尚师父身上散发出的冷意,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殷公公似早知他会这般说,并不意外,只是神色渐渐阴沉,咳了声,举起了一只手来:“虽然大人不愿,可咱家有皇命在身,只能得罪了。”言罢,他举起一只手来。

下一刻,七八张劲弩上的利箭飞射而出。

缘行拉着温柯,很容易的躲了开,但下一秒,场中众人同时挺身上前,各式武器纷纷朝着和尚二人攻击而来。

缘行不慌不忙,一手护着温柯,一只手从容应对临到面前的十几把兵刃。

轰然一声爆响,四面气流鼓荡,地上残雪被真气激荡的飞扬起来,化作滚滚烟尘。

随着一声清喝,有道飘逸的身影跃过众人,出现在那位殷公公的头顶。

“大胆!”众武者连忙迎了上去。同时举刀,挥向半空中的人。

身在空中的缘行尽管带着一个人,却硬是将身子又拔高了丈许,躲避开脚下的刀芒后,画了一道优雅的弧线,单手成掌,在众人反应不及的时候,拍向殷公公的胸口。

殷公公的功夫自也不弱,他方才一直专注的盯着缘行的举动,见他的攻势到来,也不躲避,而是双手叠在一起,迎了上去。

隐隐的沉雷声一震,气啸声传出。

殷公公蹬蹬连退数步,虽然卸掉了些力道,可也收到一股浑厚真气的冲击,脸上霎时一片雪白,接着又转红,身子摇摇晃晃,显然已经站立不稳。

这时,那些武者已经回攻而至,缘行头也不回,刚刚收回的手掌朝身后一挥,几道强大的真气成波纹状延伸,一时间,气爆声与兵器碎裂声绵密的响个不停,接着又是几声巨响,激荡的气流夹杂着泥土与积雪,朝着四面散溢,直将那些武者都击飞了出去。

“还打么?”缘行拉着温柯站稳了身子,他手掌中黄芒闪动,对准了已栽倒在地上的殷公公。

四周除了风声,便只剩下喉咙抖动的声音了。倒在地上的人被他的气势所摄,静没人敢挣扎站起来,更别说应答了。

“你别得意,如今你露出行迹,宫里几位供奉已经星夜赶来,到了那时,看你还如何嚣张?”殷公公捂着胸口,恶狠狠的说了句。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提醒,贫僧会小心的。”缘行挑了挑眉,笑了起来:“既然不打,贫僧就告辞了。”说完,他慢慢的转身,轻松的掸干净自己与温柯身上沾染的灰尘与碎雪,一步一步的走远,渐渐的融在了白茫茫的雪景中。

“大人……”过了许久之后,众人才挣扎的站起,其中一个激灵的跑到殷公公的身前,将他搀扶住,问道:“咱们就任由他离开吗?”

“那又能如何?打得过吗?”殷公公没好气的瞪眼。

“下次调派重兵,不信拿不下这个和尚。”手下咬牙道。

殷公公嗤笑:“白景行白大先生,那可是有神鬼莫测之能的人物,他若真想走,谁能拦得住他?你吗?”他的一只手仍然捂在胸口,咳了口淤血,面色才稍微好看了些,接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们伤的如何?”

众人聚在他的周围,纷纷查探自身的伤势,多数除了气血拥塞并无大碍,但有两人伤势较重,不在床上躺几个月,怕不能大好。

殷公公也在其中。他凝眉沉思片刻,突然叹了口气:“他已无法如几年前那般控制出手的力道了。”说到这里,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眼缘行离开的方向,幽幽道:“这次试探很成功,马上向京城传信,白景行实力已然受损。”

---------------

温柯的面色依然是激动的潮红色。

因为方才那场令人炫目神迷的争斗。

这就是武功吗?他崇拜的看向身旁的和尚,那无人可挡的豪壮英姿实在令人崇拜心折。

更何况,自己的和尚师父竟然就是传说中神仙一般的白大先生,又怎能不让他心跳加速?

而与少年人不同,缘行的面上一直是古井无波,甚至到后来,眉宇间竟挂上了些许的忧愁。

已经学会察言观色的温柯见了,终于没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师父,刚才那人说的供奉很厉害吗?”他以为对方是为了即将而来的宫中供奉而忧心,想到这里,小脸上也浮现不安出来。

“厉害自然是厉害的,但不必担心,紧凭那几个老宦官,是不能将贫僧如何的。”缘行安慰似的摸着少年头顶。

他忧心的是另一件事,这次若不是殷公公立功心切,就是对方单纯为了试探。

他虽然故意留下破绽,可也不敢保证以后便真没了麻烦。

想到这里,他歉意的对温柯说道:“对不住了,回青州的计划恐怕要延后,咱们怕只能在外面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