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三章 小树(2 / 2)

果然如此,秦氏夫妻对视一眼,尽管早有准备,可真得到了答复,他们还是各自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欣喜之色。

紧接着,秦父的面色蓦地转为严肃,“啪”地一拍桌子,厉声大喝:“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瞒我和你妈?”

来了!缘行眼皮颤了颤,摆出诚惶诚恐的态度,解释道:“我这、我这也是才知道不久,打算安定几天就带他给你们个惊喜的。”嗯,不管是惊喜还是惊吓,反正他真是如此打算的。

当然,对父母来说也许是惊喜,可缘行自己,则是懵逼加惊吓,从胚胎发育到现在满打满算不到一个礼拜,若非亲身经历,打死他都不信生个孩子竟会有这样的速度。

场面安静了一小会儿,秦父怀疑看这儿子,见他表情态度诚恳,面上的怒容消散了些,继续道:“孩子的母亲是谁?你……”原想再问问儿子有没有还俗的打算,可想想对方的性格,他强自忍住了,想了想才又问:“孩子在这里,以后不会有什么麻烦吧?”儿子能结婚最好,不结婚……虽说现在孩子在缘行这里,万一女方反悔来争夺抚养权,出家的和尚明显没有任何的优势,这很现实。

“他母亲不在这个世上了。”缘行看了眼正抱着奶瓶喝得起劲儿的孩子,轻声说了句。他清楚,对于孩子那个从未露面的“母亲”,父母肯定在心中有着多种猜测,可他真的无法解释,又不能撒谎去哄骗,只能挑能说的说。

此言一出,坐在桌前的秦氏夫妇均是一愣,秦母将孩子搂紧了,贴着他的脸哀叹道:“我可怜的大孙子,这么小就没了妈……”

秦父也跟着叹气。

缘行偷偷松了口气,这一关总算度过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那头母亲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了句:“对了,我孙子叫什么?”

“啊?”缘行愣住了。

知子莫若母,秦母一看他脸上的表情就明白了,将孩子递给一旁的丈夫,她咬牙站起来,两步到了和尚跟前,一巴掌拍到那颗闪亮的光头上。

“你这不靠谱的,有你这么当爹的吗?还‘啊’?我叫你‘啊’……”用力打了几下还不过瘾,便使出了最擅长的招式,一把揪住缘行的耳朵,然后顺时针一拧。

“哎呦、啊……”小庙中传出长长的、听着就疼的惨叫声……

--------------

秦母原打算将孩子直接抱走的,既然当爹的都不上心,连给孩子起名的事情都能忘,那还不如由自己教养。反正家中还有一个小的,两个孩子在一起或还更热闹。

这可不成,缘行捂着一只耳朵,直说孩子身上缠了邪祟,需要时间进行清理。实在不行,他也可以跟着去。

事关孙子的健康问题,虽然理由很玄幻,可现实世界稀奇古怪的事情已经太多,秦氏夫妇怎敢掉以轻心?

或许觉得这样的事在庙里解决才稳妥,秦母稍一犹豫就答应了。

不过她对自己不靠谱的儿子也不放心,坚持要在这里留宿两天照顾小树。

是的,我们可怜的娃终于有了一个名字:秦小树。

这是缘行在剧痛当中脑子灵光一闪想出的好名字。

尽管被父母好顿嫌弃,可在他的坚持下,还是用了小树这个看上去很有童心的名字。

只有缘行清楚,只有这个名字才与这个来历奇特的孩子最相配。

母亲是大树,他是小树,多么贴合?

对于给孩子取名字这事儿,其实真怪不到缘行,毕竟孩子来得太快太突然,他都在懵逼当中没有反应过来,可这解释在父母那里行不通。

哦,孩子看上去都一岁多了,连个名字都没有吗?就算你缘行不起,孩子的母亲总要给个小名吧?到你这就啥也不知道,你咋当的爹?

所以,这口黑锅缘行不背也得背。这顿打,挨得一点不冤枉,真的。

------------------

只住两天,秦母却对小庙的条件非常的不满意。专业育婴师建议下购置的儿童物品很齐全,但在她看来还是欠缺很多。

鉴于缘行需要“施法解煞”,秦父便成了苦力,被吩咐着折腾了好几趟,来往于市内郊区,重新买了不少的东西上山。

忙活了一整日,第二天一大早,秦父又开车过来,还带着怀里抱着大黑猫的秦朔。

祖孙三代整整五口人,在这座小庙算是团聚了。

小豆子见到缘行很亲切,上来就是一阵磨蹭,可一看到小树,身上的毛却是全都炸了起来。“喵呜”嘶鸣着,一步一步颤抖着往后退。

“这猫怎么了?”一手抱着孙子,一手牵着小儿子的秦母见状,惊疑的问道。

“可能因为魔气并未散去。”缘行抱起小豆子,做出猜测。他是没觉得小树身上残存的魔气有什么厉害,可猫这种生物天生敏感,有很多特异之处,能被魔气触动也是正常。

秦母听了他的解释,又见小豆子在他怀中果然立刻安静了下来,这才释疑,一手抱着孙子,一手牵着小儿子走进了小庙。

可后面的缘行却在这时停住了脚步,因为有金色的文字在他面前突然出现。

“也许还有等级的压制。小树毕竟是大妖的孩子。”

“小树只是人类,这话也是你之前说的。”缘行面色微沉。

“没错,他是人类,但并不普通。身上带些母亲的特质也属正常,我在清理魔气的时候发现这孩子有天赋神通。”

“什么神通?会不会对未来或是周围的人有影响?”缘行有些担忧。

“类似于传说中的侦测邪恶,他能发现谁对他有恶意,你道前几天他为什么总是无缘无故的大哭?”

“那是你做的?”缘行恍然。

“不错,我故意释放一些恶意出来,他果然非常敏感。”

“这就好。”

经过这番交涉,缘行也算放下心来。其实这种结果也不错,起码小树这孩子有了这个神通,将来的生活会安全许多。

他笑了笑,也走进了小庙。

客房中,秦母正在整理丈夫带过来的用品,而秦朔则与小树席地而坐,这两个孩子相差五六岁,却好似已经成了朋友,一个糯声的哄着,一个咿咿呀呀的傻笑着。

说来奇怪,明明都听不懂对方再说什么,这两个小家伙竟然聊得特别起劲儿。

缘行怀中的小豆子这时似乎不再惧怕了,蹭的跳了下去,两步到了小主人的身旁,懒洋洋的趴到地上。

而秦父则靠着门,在静静看着室内的一切,面上神情尽是满足。

“都是好孩子。”缘行眸光一闪,唏嘘感叹,声音很轻,却足以让人听到。

秦父笑着看他一眼:“我知你在担心什么,放心,这两个孩子我和你妈都会用心照顾,绝对不会有所偏颇。”顿了顿,他面上的笑容收敛了些,又语重心长的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自己的人生,那就安心修行吧,我和你妈绝对不会成为你的负担……”说罢,如几年前那般,他重重的拍了缘行的肩膀。

“安心修行……”缘行低喃,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眸子中竟染上了层晦涩……

ps:虽然很冒昧,不过我还是想说几句。不论诸位是在哪里看到的这本书,如果还算入眼,您若有条件,能否到起点发些评论呢,就算骂几句也行,给缘行点个赞更好了。升级需要互动,空缺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