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唔所欲唔!(感谢盟主qlzhw!)(1 / 2)

教学楼,一个个考场里,本来四散巡视的监考老师,好像在同一时刻被点开了什么开关,都快速聚到了讲台前。

安静的考场,骚动已在酝酿。

这样的骚动也早已超出了物院的范畴。

《nature》双响炮,放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足以引发一场洞穿全部学科的骚动。

“疯了……李峥这次杀疯了……”

“二维硼烯和磷烯……咱们学校是水平不够做不出么?楚佑华那边的量子科技不是号称世界一流么?”

“鬼知道……但就算做不出,这作者里至少也得有一个物院的人吧?这种水平的项目不该是物院那边牵头合作么?”

“这要是社会上的人看到,会笑死我们物院的吧?”

“笑不笑倒无所谓,主要是今年物竞招生的时候……怕是难办了……”

……

与老师之间的矜持不同,硕士生和博士生见面更加放浪一些。

“我操!!!”

“我操!!!”

“你看了??”

“谁他妈还能不看!”

“这可是年度级的成果,搞不好能冲诺奖的……他这么玩……就不怕被搞么……”

“搞?谁搞谁???外面院校都在加急给他下教授聘书了好吗!5000万经费打底,随便玩!!酒池肉林都可以,显微镜池林逾静林都可以!”

“你这么一说,都不是国内的事儿了……换mit都坐不住吧……李峥毕竟什么头衔都还没有,这一个跨国聘书过来不爽死???”

“不过依他的性格……”

“一定是连回复都不会回复的。”

讲到这里,两位研究生都低下了头。

“操……”

“操……”

“好爽……”

“我也想试试不回复mit的聘书……”

“不可能的……你就算游也要游过去的……”

“嗯……我爬,我这就爬。”

……

更加热烈的情况出现在校媒体上。

【炸了,炸了,又炸了!这次是nature两连发!】

【三大名校联手开创魔角之年!】

【那个该死的帅男人他又回来了,和菁华和中科一起!】

但这些文章只是很简短的报喜,没有解释,也没法解释为什么里面没有蓟大的物院。

这种时候,评论区就有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李峥跟物院不对付,成心恶心人的。”

“那边研究生学长说,物院研究资源都在楚佑华手里,那边下过口头命令不要跟李峥合作……”

“什么仇啊??”

“没听说么?楚佑华好像一直想收林逾静,李峥这能忍?吴数也跟过楚佑华,后来李峥就报复性地抢过来了。”

“等等,我们是在说学习上的‘收’和‘抢’,还是别的什么?”

“唉,这谁知道呢……”

“我这边听到的说法不一样,好像是物院挤走了李峥的老师。”

“我来总结一下——……”

各种奇妙的说法在评论区合纵连横,眼看就勾勒出了另一套戏剧。

可正当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

【该文章已被作者删除】

校内媒体,同时哑口噤声。

然而该转的早就已经转了出去。

这就导致很多群,很多人,都收到了一系列奇怪的信息。

【我操出大事儿了,太屌了!】

【快看,我转给你】

【转发:(该文章已被作者删除)】

校内媒体突然性的集体噤声,无疑向所有人释放了一个信号——

这件事比你们想像的还要严重,还要狗血。

嗨呀,一说这个可就更来劲了。

很多人本来对前沿物理并没有什么兴趣,对李峥这类话题也不感冒。

可看到自己关注的校媒体一溜“该文章已删除”,各种学生群工作群疯狂转发一堆【404】,这不来劲也得来劲了。

顿时,蓟大21世纪的校内文化的起源地,【蓟大佚名】bbs,流量暴增。

如果是其它社会媒体,一件事被封杀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杀就杀吧。

但在这个画风神奇的古老bbs,配上蓟大的传统与玩梗的需求,全站前十的热帖很快就被玩坏了——

【全站热门】

【1: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

【2: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

【3:转发: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

……

【10:转发:转发:转发:转发:转发……】

这还不是最骚的。

这个队形保持了15分钟左右后,论坛管理员被迫出手了。

又是由于论坛系统比较老的关系,于是在短暂的一刻,出现了这样的魔幻场景——

【全站热门】

【1: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已被管理员删除)

【2: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已被管理员删除)

【3:转发: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已被管理员删除)

……

【10:转发:转发:转发:转发:……】(已被管理员删除)

事情就是这样变幻莫测,短短的一小时内,某些老师成功地让一个小火的校内新闻,成为了烈日凌空一样的唯一焦点。

……

当闵建中、刘奇和楚佑华到达蓟大博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时候,已是焦头烂额。

之所以是这个阵容来找人,是因为隋淼和钟平要去稳住更重要的李峥。

他们焦头烂额,下属公司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老总、副总、部门主任齐齐出迎,一路都在擦着汗疯狂解释。

可即便走进了会议室,依旧是那几句车轱辘话。

“解其纷老师就来过一次……待了半天,说请病假就走了……”

“我们也在找他……”

“闵校长……再这样……就只能报警了……”

“他家呢???”闵建中揉着额头道,“有人去过他家么?档案里也有亲属的联系方式吧?”

刘奇这边正好放下电话:“有人去了,家里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