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 学习!确定!(1 / 2)

这一夜注定无眠。

当研究者灵感爆棚的时候,没人能阻止他们燃烧生命。

如果说有些东西注定要上帝把着手才能做出来,那这个晚上就是上帝之手降临的时刻。

在他们的激烈探讨中,李峥甚至没有刻意引导,仅仅是顺着理论的枝脉探寻,研究路线便自然而然从迷雾中浮出。

在之前展开的三大科学卡片中,【高温超导】属实验领域,随时可以用学资购买获取灵感。

在超导领域内,高温的含义与日常生活有些出入,就算-50c都可以算是高温。

甚至就在两三年前,如果能在“-50c这么高”的温度中实现超导,都足够上《nature》头条了。

当然,对温度的追求也只是超导研究中的一个方向。

比如袁园的石墨烯超导,是在极度接近绝对零度(-271.45c)实现的,在温度上没有任何突破,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帮助人们接近真相。

而对于“高温”的追求,则更像是一场为了刷新世界纪录的竞速赛。

根据经典理论和多年来的实验结果,对同一物质,要实现更高温度的超导,将势必依赖更高压的环境。

因此在“高温超导”这一领域,科研竞争逐渐演化成了工业竞赛,谁能搞出更高压的环境谁才有胜出的资本。

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超导温度记录每年都要被刷新几次。

到这个晚上为止,温度记录暂时是-23.15c,由一个德国团队通过氰化镧化合物实现的。

当然,这还需要一百万倍的大气压,大约相当于地核的压强。

这个温度对于外行来说十分鼓舞,但凝聚态学者们却对此十分淡定,而且他们毫不怀疑这个记录会在短时间内被打破,找些靠谱的东西上两百万个大气压就是了。

就像挑战世界记录一样,这条路线本身也充满了奥运会的味道,其荣誉意义已远超了实用价值,毕竟造一条100万个大气压的超导电缆,其成本早已远超造一段-200c的液氮电缆,且后者早就可以实现,甚至即将在上沪市徐佳汇地区实装了。

从李峥的角度来说,他就算购买了这个卡片,拥有了全套的实验参数,恐怕也无法拥有一个能提供地心压力的实验室,全世界也就那么三五个,还轮不到他。

更何况这个卡片只需要500学资,跟之前的冷冻电镜是同等级的。

这次任务怎么都要搞个1500级的啊!

相对而言,【魔角模型】这张科技卡片则完全满足李峥的期待。

虽然它前面还有三个貌似与超导无关的已有理论有待学习,但只要能学到,那就不存在问题。

至于卡片的描述,那就更妙了.

【魔角模型】

【发现超导理论的前置条件。】

【人类早已发现了了魔角的存在,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计算推测出魔角,却依然无法完全理解它。】

【探寻二维量子隧穿、寻找电子减速带,将是理解它的关键。】

【进一步将之推广到三维,将是超导理论的真正起点。】

【当您完成前置内容学习后,可耗费2000点学资获得灵感。】

【前置内容:】

【量子色动力学】

【紧束缚模型】

【强关联体系】

看到最后,这已经不是妙的问题了。

李峥满脑子都充斥着两个字。

学习,学习,学习,静静,学习,学习……

虽然有什么东西混进来了,但总之迫不及待饥渴难耐想要学习就对了。

至于这三项前置内容,【紧束缚模型】是葡萄牙人论文的核心工具,一定要学的,【强关联体系】解其纷已经在谈话中引了出来,因此李峥只需要……

“嗯……”李峥托着下巴点头道,“感觉我们在量子色动力学上的知识还稍显不足……”

“照你这么一说,什么都是稍显不足啊。”林逾静由于太了解李峥了,只习惯性骂道,“你就是想再多学点东西吧!”

“等等……”解其纷却一抬手,仔细思索过后,竟是露出一副“你小子够聪明呀!”的惊讶,“李峥这么一提,这里面的强相互作用的规范理论,的确能为接下来的研究提供一个很基础的角度。”

李峥闻言赶紧按下唔唔着的林逾静,摆手说道:“那就确定了,我们补充学习量子色动力学、紧束缚模型、强关联体系这三部分内容后,着重搜集一切有关魔角的理论文章,我闲暇时把这篇葡萄牙论文转化成纯数学问题,交给归见风品品。”

“好,就这样。”解其纷舒了口气,起身收拾起桌面,“可算找到一个确切的方向了,也不知道几点了,时间还早的话我陪你们吃一顿夜宵……”

话罢他抬手一看:“怎么才六点多……”

“这个……”李峥咽了口吐沫望向窗外,“这明显是早晨啊,老解。”

“!!!”解其纷一惊,赶紧把东西塞进包里朝外跑去,“完了,我妈要骂我了!明天……哦不,晚上见。”

看着解其纷匆匆跑走,李峥和林逾静也是相视一笑。

“原来是个大妈宝儿啊……”林逾静吱吱笑着背好了书包。

“应该没这么肤浅吧。”李峥拥着林逾静走向教室门口,“想像一下,这些年母亲应该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这么说的话,他也是母亲的唯一依靠了……”林逾静忽然有些伤感,靠在李峥怀里嘟囔道,“我就完全不敢想这件事……如果有一天姥爷不在了……那我……”

李峥眼儿一瞪,手一紧:“那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

“开玩笑的,姥爷长命百岁,千年王八万年龟。”李峥哈哈笑着关灯锁门,借机挑眉道,“这家伙嘴上喊着不结婚,谁都瞧不上,但我发现他一直存着唐老师的照片。”

“唐老师?”

“唐知非啊,我有介绍过,像是付雪峰和陶菲菲一样那种介绍。”

“这……这合适么?”林逾静使劲挠了挠头,煞有介事思考起来,“一个要顶着烟酒味……一个要顶着……那啥,这家里岂不是要成化学实验室了,老太太受得了么?”

“不不,烟酒和脚臭没法发生反应,更可能的情况是其中一方取得压制性胜利。”李峥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好像很久没抽烟了。”

“是哦,我就记得你说他上课狂抽烟来着……实际上好像也没有?”

“始终如此清醒,看样子酒也没喝。”李峥点头道,“这么说来,他已经在努力了,只需要顶住唐老师的味道就可以了。”

“喂喂,什么时候搞对象成了味道之争了啊?”林逾静使劲摆了摆手,托着腮一副很懂的样子,“老解一直不肯见面,一定是觉得自己人微言轻,配不上唐老师吧,这次的事,刚好可以帮他建立自信。”

“自信?他不缺自信吧。”

“唉!”林逾静振振抬手道,“你就是长得帅,家庭好又学习好还能发论文,完全体会不到正常人的心理矛盾,解其纷在学术上当然是绝对自信的,但他也只有在教室和实验室才是一名科学家,一旦出了校园,回归社会,他也不过是一个40多岁的未婚老讲师罢了,而唐老师脚再怎么臭,也是20多岁的大美女啊。”

“你再说一遍。”

“唐老师就算脚……”

“不是这里,开头那句。”

“开头?你就算是长得帅家庭好……”林逾静说到一半才发现怎么回事,捶着李峥道,“无不无聊!”

“哈哈。”李峥大笑道,“老解的事让他自己决断吧,咱们只负责把‘科学家’这部分内容搞好,这个好了,自然一切都会好的。”

“我倒没那么大期望。”林逾静淡然笑道,“虽然真心觉得能做出点什么,但终究是理论方向,就算做出一篇文章又能证明什么呢?别说是我们,就算是钟平那样级别的人发表,这种理论文章恐怕也要过很多年,才有可能被认可吧……真那样的话,就算我们真的开创了了不得的理论,那老解也五六十岁了……唉……他就不能早点开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