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融合(1 / 1)

“是不是觉得她不值得奶奶这样替她考虑?”沉默的气氛太压抑,悄悄打量秦天几眼,秦老太太就开了口,“可是,就她现在的情况,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到绝路。”

“奶奶,想做什么就做......”秦天有些无奈的看着老太太,“我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我的存在,不是为了让亲人为难的。”

“四儿......”一把将孙女儿揽过,秦老太太眉色间是从未有过的虚颓,“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我的外孙女儿,怎么都是这样呢?”

秦洁和桑清柔在骨子里都是一样的自私,可偏生的她们都是老太太的至亲,这种为难,秦天不能感同身受,却能理解:“奶奶,问心无愧就好。”

“问心无愧......”呢喃一句,秦老太太叹口气,“四儿,有时候吧,奶奶就想,或者,这就是报应?”

秦天没接话,依着老太太的性格,不至于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但,她也不觉得自己真的了解老太太,最主要的,安慰人从来不是她的长项,所以,还是沉默吧。

老太太愿说,她就听着。

老太太不说,她也不会多问。

再长长叹一口气,秦老太太开了口:“你有一个小姑姑,叫秦甜,你是知道的。”

因为她跟这位小姑姑长的太像,秦洁母女妒忌的要死,秦天是知道的,就点点头回应道:“嗯,我们长的非常像。”

“对,你们长的非常像......”秦老太太忍不住打量秦天,眼神渐渐变的幽远,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她不只长的好看,还乖巧懂事儿,明明比你大姑姑小两岁,却像你大姑姑的姐姐,吃的穿的用的都让着你大姑姑,眼里还特别有活儿......”

说着,老太太的泪水汹涌而出,“我还记得那天,她放学回了家,放下书包挎了篮子就往外跑,说是去崖口摘酸枣子蒸酸枣糕吃。

我叮嘱她小心些,她还应了一声,结果,我们没等来她摘的酸枣子,却等来了她落水的消息,是你大姑姑回来报的信儿。

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捞上来了......”平复了好大一会儿,老太太才继续道,“事后,你小姑姑的好朋友乔岑找到我和你爷爷,说你小姑姑落水的时候是和你大姑姑在一起,俩人发生了争吵,你大姑姑推了你小姑姑一把。

我和你爷爷找你大姑姑求证,她却强调她并没有推你小姑姑,是你小姑姑不听她的,非要摘下面熟的好的,才落了水。

她还给我们看了手腕上的一片划伤,说那是急急去拉你小姑姑的时候,被酸枣棵子的刺给划伤的,她说本不想让我们知道她受伤的,可我们怀疑她,她特别的失望。

她说的涕泪横流,可我们一分析就知道她是在撒谎,因为我们清楚你小姑姑的性格,她不是不听劝的,更不是做事没数儿的。

在我们再三逼问下,你大姑姑才承认,是她想摘下面熟的好的,你小姑姑不让,她不听非要去摘,结果一个不小心摔倒了,你小姑姑是拉她的时候被她一挣才摔下去的。

她说她是想要拉住你小姑姑的,却被酸枣棵子一刺疼的缩回了手,眼睁睁的看着你小姑姑落了水,她说她害怕我们知道了会把她赶出家门,才不敢说实话的。

是她的错,却也的确不是故意的,那年她十二岁,我们把她关了一个月的禁闭,就让她的生活恢复了正常,该尽的责任,我们一点都没逃避,情感上,却真的做不到毫无芥蒂,因为,我们始终对她的说辞心存怀疑,可是,我们又不想把自己的孩子想的那么坏......

圈子里的人私下都笑话我和你爷爷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迟早会把秦氏败的干干净净,其实我们自己明白,我们的精气神儿,都跟着你小姑姑走了,上不动了也进不动了。

直到你的出生,才终于让我们又看到了希望,奶奶承认,对你的感情,是多方面的,你救了你哥哥,救了秦家,而我和你爷爷潜意识里就觉得,是甜甜不舍得我们,又回到这个家报恩了。”

说到这儿,老太太定定的看向秦天,“四儿,其实很多时候,你爸妈是想管教你的,可我们总是拦着不让,我们不舍得让你受一丁点儿的委屈,结果,最终却是让你受了最大的委屈,都是爷爷奶奶的错,才让你遭了那么多的罪,对不起!”

就在老太太话音落下的一刹那,秦天就觉得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子酸涨酸涨的感觉,眼泪,控制不住的滚了下来,再然后,手,不自觉的紧紧拥住了老太太。

这种情感,并不是属于她的,而是残存在身体里的原主的意识。

她一直以为,对方在她答应好好替她活下去,好好照顾她的猫,好好为她报仇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离开了,却原来,并没有。

而在这一刻,她能感觉得到,对方是心甘情愿的与她融为一体了。

也就是说,小姑娘的潜意识里,是有些怨怪秦家人对她的捧杀的,直到这一刻,知道了真正的原因,才算是彻底释怀了。

细细感觉了一会儿,秦天发现,一直残存在心底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怨气,这会儿是真的消失的干干净净了,而除却对秦家人的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了,旁的方面,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一个特别爱自己家人的小姑娘,性格别扭又傲娇,才把自己的生活搞到那么糟乱......,罢了,从此好好爱这一家人吧。

以前,她是旁观者,是单纯的责任,现在,她是参与者,除了责任,还有本能的反应。

在她曾经的世界里,是没有亲情这一课的,似乎在这一刻,她整个人,才真真正正的健全了一般,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而老太太,也明显感觉到了小孙女儿的不一样。

先前的时候,小孙女儿说着不介意,看上去也真的是不介意,但,她总是感觉当中隔着点儿什么,现在,这种隔膜感总算没了。

她的小孙女儿,真的不生她们的气,真的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