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王平善守(1 / 2)

山道上。

关平自从接到徐庶第一次消息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进攻了广汉属国四座县城,设立了阴平郡,临时派遣王善做了郡守。

然后,便舍弃了分兵攻打其余三座县城的三个军候兵马,带着数千人马,一直往南走。

不过虽然没有耽搁时间,但是关平下令是不急不缓,士卒们既要赶路,也要保存体力。

山道上,大军摆成长蛇。

旌旗招展,还有不少辎重大车。憨哥哥张苞自从攻打龙山关受伤之后,伤势便没有太大的好转,关平让他躺在马车上休息。

关平自己亲自节制张苞人马,周雄,马谡策马走在关平身边。

这时候,前部士卒停下,关平知道有情况,便勒马停下。不久后,关平便见一位骑士策马而来,翻身下马道:“报将军。徐将军说吴懿分兵攻打天荡山,定军山,看起来是试探虚实。徐将军怕王将军兵马战力不足,请将军您火速前往营救。”

“我知道了。你也辛苦了,随军一起走吧。”关平好言说道。

“诺。”这骑士应诺一声,便策马随军。关平下令大军再次出发,命令仍然是不急不缓。

马谡很沉稳,看了一眼关平没有说什么。但周雄这臭小子没忍住,问道:“明将军,前方不是告急吗?怎么您怎么好像不急的样子。”

关平瞪了一眼周雄,说道:“若你在天荡山守着,我便马上去救援。但现在守在天荡山的是王平。你看好了,此人虽然是后加入我麾下。但是恐怕会后来居上,比赵统,糜威,丁封,乃至于张家那憨哥哥都要出色。”

周雄很讶异,挠挠头,心想。“将军这么看重王平?”

不过不关我的事情,反正没人跟我抢饭碗就是了。将军的贴身将,还是我的。

马谡面上不动,心中也有些诧异,也着实想不到关平这么看重王平,据马谡所知,王平还是个文盲。

而关平下令大军缓行,一来确实是对王平很有信心,二来乃是大军如果急行,体力跟不上。

到达战场若骤然与对方相遇,怕是要吃亏。

行军不急不缓既不耽搁时间,又是保存体力。

...........

天荡山下。

张任先安营扎寨,以做立足之地。张任本人则率领轻骑十余,来到营寨前观看山上营寨。

“立足下寨的地方十分稳妥,远看寨子鹿角也是坚固。吴将军料定巴西王平为将没有多久,是三军之中最好拿捏的人物。原先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看他安营扎寨,恐怕也不好对付。”

张任观看了王平的营寨之后,对身边轻骑说道。

随行轻骑面面相视,这是认怂吗?却也不是将军的风格啊。

“不过为将者,大将在智,小将在勇。只要骁勇敢上,便没有不破的营寨。待营寨修造好之后,命士卒将梯子抗出来。立刻攻打天荡山。”

但是张任话锋一转,露出峥嵘之色。

“诺。”

随从轻骑轰然应诺,而后营寨立好,张任留下两位都伯看管营寨,顺便擂鼓助威,自己则披甲持枪,率领二千余精兵,鼓噪向前。

“只要攻下前方营寨,便可以进入汉中。我许诺,只要杀入南郑,便由你们打开府库,随意拿起金银财帛。”

张任挺枪向前,鼓动士气。

“杀!!!!”

张任骁勇善战,麾下必然不是孬种。此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士卒轰然应诺一声,然后弓箭手在盾牌手的掩护下,开始朝着对方营寨进发。

这地方是山坡,营寨立于山坡之上。攻城车不好推上来,只能用梯子攻击营寨。但是前方鹿角是一个问题。

与阳平关一样,需得将鹿角破坏了,才能用梯子攻打营寨。

鹿角这种东西放在前方,便是为了让人拆的。军寨上王平看的十分清楚,便命士卒射杀那些上来拆鹿角的张任军士卒。

而山下的张任军弓箭手,则加以掩护。双方在鹿角这一块,展开了激烈的对决。当然,鹿角很快就破坏掉了。

张任军的士卒,便冒死扛着梯子上前。开始猛烈进攻营寨,王平冷笑一声,握一握左右袖口,大叫一声。

“取我的强弓来。”

“将军。”自有亲兵取来了王平常用的强弓,又将箭囊挂在王平的腰间。王平弯弓搭箭,微微瞄准,只听弓弦震荡,便射杀了一位张任军的弓箭手。

“啊!!!”这弓箭手平常躲在盾牌手的后方,只在射箭的时候冒出头来,却不想被王平射杀了。

王平手中不停,眨眼间便射空了箭囊。箭无虚发,当然也有射中对方皮甲,没有将对方射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