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初遇黑邪子(1 / 2)

阿影 弱心 3407 字 5天前

途中,白晴忽然停下疾行的步子,她只对自己道:“十年前我既已答应不涉江湖之事,管他是断云阁危机,亦或者整个玄门的灭亡,与我何干?我为何要多此一举?再者,那人十年前残杀诸多江湖门派,如今又将锋刃指向断云阁,说到底都是这个江湖欠他的,也是欠我的。他做的是我一直没有去做的事,我更加没有理由去阻扰他!”

一时之间,苏遮如何敢相信这些话是从自己最敬爱的师父口中说出,他难抑胸中愤然,略带吼怒的口气叫了一声:“师父!”

“徒儿,这断云阁不去也罢,我们先回牧州城。”白晴道。

“师父,我虽然不知苏影门隶属魔宗还是玄门,但我自小便知断云阁是在守护整个天下苍生,是正义之师,而那群黑邪子残暴凶戾,不知残害多少无辜人的性命,作为修道之人,我们有责任前往苍界山与断云阁共同抵御凶兽,况且师父修为已达到天下少有的巅峰之境,如果师父肯出马,必能击退所有凶兽!”

“胡闹!与为师速速回牧州城!”白晴第一次在这个徒儿面前动怒,但苏遮却没有任何畏色。

“若是换做以前,我只是个穷苦书生,自然不会去多管闲事。但我既已踏入修行之途便要去为整个天下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苏遮说话间已经走出几步。“况且我要成为气脉者不光是为了叛逆老爹,证明自己。我也想成为拯救天下的大英雄,我知道换做以前的我,说出这句话一定会叫人笑掉大牙不可。”

街市上人流稀少,漫长的街道上只剩下苏遮孤身一人走了出去。

望着苏遮离去的背影,白晴恍若从一场梦中清醒过来。他终究不是那个人,他有自己的性格、脾气。

“站住!”

听着身后一道喝令的冷声,苏遮顿下步子却未回头。

白晴的声音又起:“你可知道统领黑邪子那人的气脉修为有多恐怖,即便整个天下玄门的人合力都绝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还有数千只残暴凶悍的黑邪子,你去只会白白送死!”

苏遮发出短暂的冷笑:“那又如何,至少我问心无愧。我还会告诉玄门诸派,我是苏影门弟子。”

白晴美眸中那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她多想再挽留一次,终究没能开口,但那种像失去心爱之物的落空感已在心底油然而生。

好一阵,白晴才恢复心神,缓步往最近的一处酒馆而去……

苍界山内。

山北一处繁茂密林地势颇高的险恶断崖上孤立的一座古亭由于经年风吹雨淋显得有些陈旧。暗夜里,古亭内燃起几盏灯火,由于相距断云阁甚是遥远,所以并没有任何人发现。

此刻,在古亭内孤立一人。他一身倜傥白衫不落一尘,手中捏着一盏尚有余温的香茶,凝神的双眸静望整个苍界山地势最高一处。而在他的身下,乃至整个苍界山密林中每隔一阵便发出震慑百兽、荡于天地间的狮吼般兽音,正是围困断云阁两日之久的黑邪子兽群之音!只两日,苍界山中再无一只兽鸟现身,就连地上的蚂蚁都少了许多!

不多时,亭中疾步走来两人。这二人一者便是十年前被北顾风合并的天荒教教主虞万山,十年的时间,他脸上褶皱确是多了不少,另一者是名身高魁梧,浓眉阔脸,着了一身如漆黑甲的中年男子,由于身材过于高大,险些进不了这古亭。

进入亭内的二人同时抱拳行礼:“大人。”

白衫男子喝了一口香茶转过身来,“如何,今夜可有什么动静?”

虞万山道:“今夜共有五批人马往断云阁而去,连通白日里和昨天共有十一个门派去往断云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