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猛虎怒狐(1 / 2)

烂柯棋缘 真费事 4066 字 1个月前

应若璃那一耳光扇得虽然有分寸,但也是极狠了,扇得那女的元神震荡,即便是修为不俗的修士也绝对被一巴掌扇昏死了才对,而之后魔焰爆炸的那一刻应该会被烧死,只是没想到这一烧即便让她可能死了一次,却也反而是帮助对方脱困了。

“可有抓到活口?”

龙女看向逐渐汇聚过来那些已经化为人形的蛟龙,不过众蛟都有些惭愧,其中一人更是跪在了海浪上。

“娘娘,都怪我大意轻敌,被那牛妖擒住,反倒令娘娘投鼠忌器,请娘娘责罚!”

应若璃瞥了他一眼。

“修为不精还敢小看对手,此次辟荒就多出一份力吧。”

“属下一定竭尽所能!”

这多出一份力可不是卖力一点这么简单,绝对是会大损元气的,但这种惩罚已经很轻微了,甚至如果能受得住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但也需承受双倍的潮汐碾压,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

“娘娘,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尊真魔,还好娘娘神通广大,将这些孽障击退。”

应若璃摇了摇头。

“仅仅是击退而已,本宫的修行还是不够。”

边上的蛟龙纷纷出言恭维,话语也确实真心实意。

“娘娘哪里的话,若非因为辟荒之事,娘娘定能拿下那真魔,此等战果,就算是龙君和计先生知晓了,也定会夸赞!”

“是啊娘娘,我等……”

龙女视线一扫,制止旁人的恭维,亲自走到阿泽面前用折扇在其胸口轻轻一点。

下一刻,阿泽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回来了。

“嗬……你是?我……”

阿泽虽然此前被骗得团团转,但在经历了之后的事情,心中多少也有些明白了。

“阿泽,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娘娘只管叫就是了。”

阿泽犹豫了一下,还是学着旁人的称呼,叫龙女为娘娘,这称呼以前是戏文里唱戏的说宫中嫔妃的,但这里显然不是。

应若璃笑了起来。

“你与计叔叔的关系若真的十分亲密,就不必叫我娘娘,嗯,叫我应姐姐也行的。”

阿泽不敢看龙女,但却愣愣注视着她手中展开的折扇,上头是一棵黄花飘落的大树,而树下一名女子正在舞剑,黄花似是随剑一起舞动。

‘先生提到过这棵树……’

“我,不敢逾越……我也不知道先生是如何看我的,只知道他待我很好,在家人遇难之后,是先生带着我们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更是让我能学仙……”

“这就够了。”

龙女这么说了一句,见阿泽看着她的折扇,便笑着解释一句。

“此扇是我化龙之时,好姐妹炼制后送我的,不过上头的扇面是计叔叔亲自炼制的金蚕丝,刺绣之景其实是计叔叔家中院内。”

“叔叔?”

阿泽看着眼前这位此前斗法中威势惊人的女子,看周围人的反应都知道她是一条龙,难道计先生其实也是一条龙?

“我与计叔叔并非血缘之亲,只是家父同是多年挚友,便让我和兄长尊称其为叔叔,顺带说一句,计叔叔并无什么道侣,尤其是相互倾心且有肌肤之亲的那种!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也还有要事,还是边走边说吧。”

龙女对阿泽的态度还是挺随和的,一挥袖,就带着阿泽和众蛟龙一起腾云驾雾,朝着追来时的方向返回,他们时间并不充裕,毕竟龙族潮汐还在不断前进的,越晚回去要追的路就越远。

“娘娘,那些孽障在此聚会定是要商议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等就此不管了吗?”

“本宫心中自有分寸,不过眼下开辟荒海才是首要之事,尔等无需多虑。”

有蛟龙心有忧虑,不过龙女这么说了一句之后也再无人提及,而阿泽却有些沉默寡言,只有龙女问一句的时候才会答一句,说得也不算详尽。

阿泽有些自责也有些痛苦,甚至到了后面,有些疑神疑鬼的不太信任这位神通广大的应娘娘,此前被骗,那现在呢?而且阿泽发现自己依然有些担心此前的那位“宁姑姑”,毕竟这段时间对方的一切都很自然,真的很像是计先生的道侣,可理智告诉他那个宁姑姑才更像是骗人的。

应若璃似乎也能察觉出什么,所以也并未强问阿泽,只不过对于这个男子,她在细心观察之后也十分诧异,难怪对方想要骗他来那个北魔那边。

对于九峰山的仙修来说,这个阿泽可能是个鸡肋,但对于一尊真魔而言,那就胜过世间山珍海味了,也亏得那真魔没有得手,否则假以时日,想要对付对方就不轻松了。

很显然,龙女并没有时间对阿泽做什么心理辅导,此前同真魔斗法也不是真的如她嘴上说的那么轻松。

但龙女还有辟荒大任在,不想在下属面前显露疲态,更不可能耽误开辟荒海这种与龙族乃至全天下水族都相关的大事,所以在此后几天内,除了偶尔会和阿泽说几句话看他愿不愿意讲,此外的时间大多是在调息之中。

等龙女带着阿泽和众蛟再次经过千礁岛区域的时候,她才能松口气,在天上指着下方的海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