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计缘棋招—百家争鸣(1 / 2)

烂柯棋缘 真费事 3426 字 6天前

在外界被《黄泉》一书逐渐激起连锁反应的时候,这书的成书之地还是被一些灵通的人士所知,正是有文圣坐镇的浩然书院,自然有更多的人想要拜访。

虽然书籍已经正式刊印并发往大贞各处,但计缘、尹兆先和王立三人只能算是刚刚忙完初步的事,其余两人可以放松一些,抱着期待以观后效,而计缘的事则远还没有结束。

不过现在尹兆先的小院中已经有六人了,除了尹青和尹重这样的尹家人,还有专程从幽冥正堂为了作序而赶来的辛无涯。

《黄泉》现在仅仅是刊发了六册,其实还有三册没有发出,但这三册一来是不算完成,二来是一些诸如轮回的内容,以及涉及更深天地之道的内容,或许有待斟酌。

但就算剩下三册不刊印,或者不大规模刊印,《黄泉》一书都能算得上是一部各种意义上的奇书,里头更是蕴含了无数私货。

除了计缘书于文绘于画中的“道”,以王立的各个故事为引,尹兆先也将这些年来对于文道的想法化入其中,那些和书生有关的故事,虽然也有一些看似香艳之处,但其中蕴含的文法道理更多,在计缘看来,这都能算是一种文法修行的指引了。

不过在计缘看来这既是好事,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因为尹兆先的浩然正气强到上应天星,在尹兆先自身领悟文道之前已经远远一种界限,他的精神同浩然正气归于一处,但身体已经被远远甩下,虽然也能缓慢反哺肉身,但浩然之气的增长速度却远超于此。

所以和左无极直接突破极限化出武道之路不同,天下文道尹兆先的精神与自身的浩然之气早早已经突破了极限,而身体虽然也在被浩然之气滋润,却被拉开越来越大的差距。

更是因此犹如一种质量上的引力效应,什么灵药的效果在尹兆先这都是一分为二,极小部分滋润肉体,而大部分会被他那与精神同在的浩然之气同化,对于身体的滋润杯水车薪,对于那夸张的浩然正气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但尹兆先毕竟是文道顶端的人,能看穿自身也能在文道上看得最远,辞官告老之后更加心系教化天下人族乃至天下众生之事,所以也对于自己以后的书作极为重视,想要将自身文道的理解融入其中,以至于辞官几年无出一书,这《黄泉》算是第一部。

所以也不难想象名气和质量俱在的《黄泉》一书,对天下文坛的影响。

……

对比外界的《黄泉》六部,在尹兆先的小院里,有着书籍的原稿和一些引申版本,令尹青爱不释手,此刻也正拉着尹重一起阅读一些原稿书文。

“妙啊,妙啊,人鬼殊途,鬼神更是为愿力信众和一方土地掣肘,可若有来生,也能少很多遗憾了!咳咳咳……”

尹青一身深蓝色的厚重带绒衣衫,看书的时候还不时咳嗽两声,但偶然风寒抵消不了他的热情,即便如今他也算位极人臣,但骨子里也是一个读书人,更是一个喜欢趣味的人,对于这种故事向来喜欢。

虽然尹青头发已经花白,但如果单看并无多少皱纹且精神饱满的面容,绝对不像是已经过了六十多的人,更好似一个英挺却略显老的中年男子,魅力反而更胜当年。

一个个文字在尹青眼中各有光辉闪动,仿若在玲珑之心内演化出种种生动的景象,若是王立能看到尹青的内心世界,一定会惊愕于这尹大人心中之景竟然和他写小说之时的想法相差无几,甚至更加唯美完善。

而尹重如今更是气势极重,在浩然书院内他穿着一身深衣套着带绒大氅,却让人觉得他穿着的是一身戎装。

“兄长所言极是,可惜这《黄泉》后三册还未完成,不过我们能在这浩然书院比别人多看至少一册半,哈哈哈……”

尹重笑起来的时候,身边的气息为他的笑音所震动,却又不离身体三尺,只是站在那里却好似一柄钢枪,除了武道之气,更有种种兵煞之气隐隐在其身后升腾,简直好似身后跟着千军万马的百战精锐共凝军煞。

“可惜爹爹和计先生、王先生之前没叫上我,否则我也想将我的兵法之道融入一部分,练兵、养兵,管他千军万马还是如林妖魔,兵锋所向尽披靡!”

辛无涯站在计缘的桌案边上,除了翻阅上头的书文,不时也提笔写上一些心中所悟,以及对于轮回之事的设想,此时抬头看看尹家夫子,心中想的却是计缘此前说过的话。

‘果然文武二道为人族大势之基石,若天下修行之辈只以为人族出了文武二圣,出了文庙武庙奠定气运,恐怕要不了三代人,就会大吃一惊的……’

那一边的计缘,继续在一本书的书页这么小的纸张上,以自己的丹青之法描绘种种色彩,《黄泉》后三册未必合适大规模,或者说每一册都更合适特定的受众,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一部《黄泉》九册书,必须全部完成,以合天数!

这会,浩然书院前部,老龙应宏和龙女应若璃正于外头的街上走近浩然书院,他们是计缘传讯去请的,而尹兆先已经先一步派人守在浩然书院门口准备引路了。

一看到老龙和龙女过来,那个老夫子就一下明白应该是他等候的正主了,实在是那老者的这份气度和女子的这份雍容和靓丽都鹤立鸡群。

“浩然书院啊,比老朽想的更有趣些!”

老龙低声自语,龙女也若有所思,那位门前等人的夫子和另外两个守门夫子说了一声,就匆匆几步迎出。

“请问,来者可是应老先生和应姑娘?”

老龙有效玩味的看看这个书生,再看向自己的女儿。